在警方对两卡犯罪的高压整治之下,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 银行卡遭到了严打,与银行卡密切相关的跑分平台也因此被暴露在阳光之下。

前不久,央视《新闻直播间》栏目报道了警方打击两卡犯罪的最新成果,其中曝光了一个利用跑分平台洗钱的特大犯罪团伙,涉案金额高达10亿元。

根据央视介绍,在2020年5月,一个偷偷帮网络赌博转移资金的跑分平台漏出了尾巴。警方在分析研判大量数据信息后,发现了一个层级清晰、发展成熟的为跨境赌博平台提供技术支撑的产业链条。

以张某为首的多名人员,以科技工作室的名义将公司注册在了一个小区内部,并在暗中为跨境网络赌博提供赌资充值、代付、洗钱服务,从中赚取高额的佣金。该团伙通过租用香港、日本的服务器架设支付平台,在国内收购大量的用户银行卡以及支付宝微信支付二维码后,为缅甸等境外赌博网站提供服务和技术支撑。

这个团伙是一家典型的无证支付公司,打着科技公司的旗号,实际上专门替境外赌博网站漂白资金,进行洗钱的相关活动,逐渐成为了境外赌博网站的绿色资金通道。在警方的追踪之下,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34名,查明涉案投注流水十多亿元。 近年来,网络赌博形式逐渐兴起,为跑分平台提供了生长的条件,大量跑分平台应运而生。这些跑分平台在宣传时,都打着“日赚XXXX元、在家兼职赚钱”等幌子,吸引用户参与其中。 由于方式灵活,许多人认为玩玩手机就能把钱赚了,尤其是大学生以及家庭主妇,许多跑分平台内的账户都是由大学生及家庭主妇持有。这些群体使自己的支付宝及微信支付收款二维码变为了非法资金结算的工具,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犯罪分子的帮凶。

市面上大量出现的“跑分平台”,都是披着网络兼职的外衣,专门为“跑分”而搭建的一个网站或者APP。其运作原理也非常简单,用户向跑分平台缴纳押金并上传本人支付二维码后成为会员,采用抢单模式,当会员成功抢单后,赌客将赌资转账至会员,会员将赌资转账至赌博网站,利用大量的普通收款账户或二维码分批量将钱洗白。

在网上搜索“跑分平台”,能看到一堆招代理的广告,有的跑分平台还在线下招募社会人员开展二维码收款业务,并通过代理的方式发展下线,这种方式极大的降低了收购账号的成本,避开了法律风险。

 

据「支付百科」了解,“跑分平台”已经成为近期网络黑灰产进行非法支付的最新手段,利用微信、支付宝收款二维码进行跑分网络兼职的项目成为监管打击的重点,此类平台涉嫌帮助网络赌博网站接收、流转、洗白资金。

腾讯风控团队曾表示,微信跑分不但违反了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而且严重影响用户账号的安全使用,侵害用户的合法权益,给用户带来押金被骗、信息泄露、为违法活动洗钱等重大风险。腾讯对此类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情节严重并涉及违法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

非法网络支付平台利用用户银行账户及二维码收钱,存在隐私泄露风险,随着监管对这一灰色地带的关注,跑分平台开始接连落网,赌博平台的资金结算通道被封杀。

今年6月份,最大的跑分平台“巅峰”“天天向上”等宣布永久关闭,不再受理提现业务,并且不会重新开放,这也意味着跑分平台的生存环境正在一步步被压缩。

对于参与买卖个人银行账户和单位账户的人员,也会被列为银行卡失信人员。买卖银行卡不仅在5年内无法开立银行卡,更面临着不能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严重后果。 此外,非法买卖个人银行账户和单位账户,还可能涉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等,甚至构成诈骗罪。